主題: 中國武術大師為什么總是挨揍?套路不敵肌肉,被打醒不是壞事

  • 親人
樓主回復
  • 閱讀:7051
  • 回復:0
  • 發表于:2019/7/3 17:45:29
  1. 樓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該作者
馬上注冊,結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讓你輕松玩轉府谷社區。

立即注冊。已有帳號? 登錄或使用QQ登錄微信登錄新浪微博登錄

在西方觀眾欣賞世界級格斗賽事的時候,中文互聯網上最矚目的比賽是打王八拳的掌門被退役業余選手暴打,這樣的局面是時候改變了。如果能推動中國搏擊事業的發展、強化全民體育意識,大師們的打也算沒有白挨。

最近,在新疆克拉瑪依上演了一場牽動武林的好戲,格斗狂人冬瓜對陣詠春點穴大師呂剛,這場對決被看做是一場傳統武術的名譽捍衛戰。

呂剛自稱14歲起在河北滄州學武,21歲畢業于河北武術學院,1999年奪得雙截棍實戰對打冠軍,2000年奪得河北首武術散打比賽冠軍,2005年到河南少林寺學,主修、長拳、洪拳、陽光拳、觀音掌、二指禪、氣功、少林棍、劍、九節鞭……

總之來頭不小。

頭銜雖然響亮,但呂剛在擂臺上的表現令人不敢恭維。在格斗狂人的重拳面前,他毫無還手之力,一分鐘內被擊倒3次,鼻梁骨折,血流滿面。

雖然場面難看,但呂剛賽后并不服輸,他認為:

呂剛并不是第一個在擂臺上被格斗選手痛打的傳武大師。在他之前,太極雷雷、“里合腿”田野等多名大師都已經栽過了跟頭。

大師挨打,已經成為中國武術界的日常,太極、詠春、八卦……各大門派前仆后繼,不是在挨打,就是在挨打的路上。

每個大師上臺之前都自信滿滿,聲稱要教訓無知狂徒,為傳統武術正名。一登擂臺,卻又紛紛丟盔棄甲、臉腫鼻青。

為什么中國的武術大師如此不堪一擊?

掌門花式挨揍史

史上最快倒地:雷雷

第一個開啟傳武擂臺之旅的是太極傳人雷雷。

雷雷對傳統武術,尤其是自己修習的太極充滿自信,對現代搏擊頗為不屑,自稱能輕松破解MMA(綜合格斗)中公認無解的技術“裸絞”。因此與退役MMA選手結下梁子,約了一架。

在開戰之前,雷雷擺出了白鶴亮翅的抱架:

這個抱架很帥,但是不太實用:三秒鐘過后,雷雷就被擊倒在地,并被按在地上痛毆,在比賽僅進行了10秒鐘的情況下,裁判不得不提前中止比賽,解救雷雷。

在賽后采訪中,雷雷表示摔倒并不是因為對手的拳太重,而是自己腳底打滑;

交手中落入下風則是因為手下留情,沒有使用內力。

被問及為什么有內力不用,雷雷表示:可能會出人命,“術高莫用”。

史上首位被裁判KO的選手:鄭家寬

鄭家寬身兼詠春、太極兩派弟子身份。一方面,除了自稱習得“失傳已久”的《五枚師太古詠春金雞拳》外,他還拜入太極“大師”馬保國門下成為入室弟子。

去年五月,鄭家寬與跆拳道選手張龍進行了一場跨界對決。

在比賽中,鄭家寬多次使用掐喉嚨等犯規動作,先后被裁判警告三次,最終被張龍使用“十字固”技術制伏。

正常來說,此時比賽勝負已分,雙方應當握手言和。惱羞成怒的鄭家寬卻在起身之后偷襲對手。此時,看不下去的當值裁判出手了,他使用一招“裸絞”從背后再次制伏了鄭家寬。

由于本場比賽,鄭家寬成了有史以來第一個被對手和裁判先后制伏的男人。

雙拳不敵一手:余昌華

太極輸了,中國功夫沒輸,畢竟其他門派還沒有出手。很快,兩位詠春高手也站出來向現代搏擊宣戰。

他們是一對師徒,師傅余昌華是詠春六段,據稱是葉問徒孫,徒弟丁浩年齡26歲,正是拳怕少壯的年紀。

和余昌華對壘的是業余拳擊手熊呈呈。據熊呈呈稱,他右臂曾受嚴重傷病,所以右臂背在身后,打拳只用左手。

可能是缺乏對陣獨臂選手的經驗,余昌華的詠春寸拳、標指等高級技術無從施展,反而很快被讓了一只手的熊呈呈擊倒在地:

原定三回合的比賽在進行了一回合后,裁判宣布提前結束,因為比賽已經沒有懸念。

賽后,余昌華總結了比賽失利的部分原因:

首先,自己帶傷上陣,但是很硬漢,沒有對外聲張。

其次,食宿不到位,7個人才兩個菜,沒有吃飽。

再次,比賽場地突然由廣東改到北方,氣候不適應,牙疼、流鼻血,影響競技狀態。

雖然裁判判余昌華負,但他認為:“熊呈呈在攻擊我的過程中……有效的擊中的話,就一兩拳。”

也就是說自己沒輸。

一場比賽被打倒六次:丁浩

余昌華的弟子丁浩則主動向年齡比自己大13歲的選手發出挑戰,誓要為師門報仇。

一開場,他就使用詠春“寸拳”連續攻擊對手的頭部,孰料對方被擊中幾下后并未受傷,反而將丁浩摔倒在地。此后丁浩連續被擊倒六次,裁判宣布比賽結束。

除了師傅余昌華總結的部分原因,如食宿、氣候之外,丁浩還提出一個更尖銳的問題:場地都是對方的人,贏了可能走不掉。

有媒體采訪了當值裁判,他對丁浩的評價是:“一分鐘后還在堅持……還是挺頑強的。”

對于這場比賽,詠春全國總會表示:二人不能代表詠春。

開局掛彩:田野

接下來粉墨登場的是“里合腿”高手田野。

田野的看家功夫是腿法,自稱曾打敗俄國80KG級拳王。

他的出場look是貂皮大衣,賽前宣言是:要用“里合腿”和“鐵牛肘”讓大家知道什么是中國傳統武術。

比賽開始后,田野開始了狂風驟雨的攻勢,不停用擺拳攻擊對手頭部,攻勢雖猛,對方卻無動于衷。反而是田野挨了一套肘擊+上勾拳之后,馬上血流滿面,緊急包扎。

帶著紗布的田野在第二回合進行1分42秒之后,被一記飛膝擊倒,比賽結束。

賽前豪言要秀出的“里合腿”和“鐵牛肘”也沒來得及施展。

幾天后,有人在火車站遇到了田野,他獨自一人拎著旅行箱,走路一瘸一拐,顯得頗為落寞。

傳統武術最大的問題就是自己把自己騙了

太陽底下無新事,挨揍的滋味,田野、雷雷的師父、師叔們早就品嘗過了。

上個世紀,香港武術界曾多次到東南亞交流,次次都是慘敗而回。

1958年,香港太極拳師40秒被泰拳拳手擊昏

1974年,中泰拳師“生死決斗”,中方0勝4負

早在民國時期,由于實戰能力堪憂,有識之士對于“國術向何處去”這一問題就進行了深入探討,主流意見是:“練國術目的是要積極的來鍛煉國民的體魄,并不是目的就在于格斗”,“套路”形同體操,恰好合用。

1955年,國家體委正式取消了對抗形式的武術比賽,以套路表演為主,武術全面體操化,距離實戰就更遠了。

出生于1915年的國家級榮譽武術裁判康紹遠,從民國時期就開始學習“國術”,是中國屈指可數的武術九段之一,親身經歷了傳統武術“套路化”的進程。

他對武術的看法是:“武術就是套路,套路的形成才表明了武術的形成”。“武術不是起源于技擊,而是起源于舞蹈。不能因為動作跟技擊好像類似、相同,就誤認為武術是為了打人的技擊性練習”。

對于武術的實戰能力,他評價道:“年輕時,我也是堅信武術的技擊性。后來接觸了拳擊、摔跤、擊劍以后,從武術與這些項目的比較中,我才發現,武術就是一個鍛煉項目和鍛煉身體的各種姿勢:如果不練習拳擊、摔跤、擊劍等項目,你是不會認清這個問題的。并且,從技擊的角度來看,只練武術在認識上會走上歧路。”

可惜大多數傳武練習者并不具備康紹遠先生的自知之明。

喬治?奧威爾在《1984》中寫道:無知即力量,這句話很好地解釋了雷雷、田野們的自信來源。

在嘗到現代搏擊的鐵拳之前,這些沉浸在個人世界的大師們,既沒有經歷過科學的訓練,又嚴重缺乏實戰經驗,以至于對現代搏擊體系訓練下的對手一無所知。

拳擊手的力量

拳擊手的速度

拳擊手的敏捷性

經過長期的發展,現代搏擊早已成為一門包含理論、裝備、訓練方法、飲食調配、心理輔導在內的精細科學,一項經受全世界十億雙眼睛考驗的成熟項目。

相比之下,傳統武術仍在閉門造車,既不重視訓練,也極少實戰,不強調力量、速度、體能,反而沉迷于玄而又玄的“內力”、“寸勁”。

在某檔尋找武術大師的節目中,雷雷曾展示過自己的獨門神功:向一只西瓜拍出一掌,然后讓工作人員把西瓜切開,西瓜內部看起來像是腐壞了一般。

雷雷解釋道:這便是內力的作用。

事后有記者透露,雷雷所拍打的西瓜,在表演之前已被工作人員做過手腳。

其實,就算能打壞一個西瓜,又有什么值得一提的呢?中國運動員林丹可以用羽毛球輕松打穿西瓜,靠的并不是什么秘不外宣的神功,就是大力出奇跡而已。

在擂臺上,無論是呂剛的“點穴”還是田野的“里合腿”亦或詠春的“粘手”、太極的“卸力”,最終都沒有讓傳武大師們逃過被直拳與飛膝KO的命運。

希望這些挨揍的慘痛經歷能讓傳統武術愛好者意識到,作為一項運動,格斗并沒有什么反物理規律的神奇竅門,它遵循一切運動項目的普遍規律:更快、更高、更強。

身體是革命的本錢

既然格斗是一項運動,那么格斗家首先應該是優秀的運動員,但任何項目里的像樣運動員都不會有田野、雷雷這般糟糕的身材管理——在他們身上幾乎看不到任何訓練痕跡。

大腹便便的里合腿“大師”

他們的實戰表現正與他們的身材相配——與格斗選手的比試幾乎都是一邊倒的慘敗。

他們的拳頭綿軟無力,對手甚至懶得防守:

田野VS格斗狂人

丁浩VS熊呈呈

他們的抗擊打能力極差,連簡單的直拳都防守不住:

同樣乏善可陳的還有他們的體能狀況。

6月26日,坐擁近200萬粉絲、號稱精通八極拳、千斤墜、寸勁掌的散手大師劉俊擂臺對陣職業選手薄福凡,結果比賽進行1分鐘后就因體力不支棄權。

開場10秒鐘后,劉俊向裁判表示:累死了

沒有基本的身體素質,一切技術都是空談。

不久前,71歲的施瓦辛格就用親身經歷證實了身體素質的重要性。

當時,施瓦辛格正在南非約翰內斯堡出席推廣運動與健身的阿諾德體育節。

現場粉絲火爆如潮,斯瓦辛格背對演講臺侃侃而談。

突然,一個黑影劃過圍觀群眾頭頂上空,飛速躍起,合并雙膝用盡全身力氣,對準他的后背猛踹過去。

結果,施瓦辛格只是踉蹌了幾步。

反倒是偷襲者臉朝地面,被一股強大的定力,反彈下去,重重摔倒在地。

涉事男子當場摔個四仰八叉,保安人員立即上前將其按住并制服。

施瓦辛格毫發無傷,事后他在推特上這樣回復襲擊“我還以為只是被人群擠了一下”。

剛剛做過心臟手術的施瓦辛格如此輕描淡寫,不禁令人感嘆:“施瓦辛格壯得像一堵墻”。

如果站在現場的是雷雷、呂剛等傳武大師,后果恐不堪設想。

身體素質是一切運動項目的基石——不僅僅限于格斗領域。

由于糟糕的身材,中國男足運動員經常被調侃為“白斬雞”,一種常見的說法是,由于人種差距,中國運動員很難練出健美的身材。

易建聯就是最佳反例。

在登陸NBA以前,他就是一個竹竿身材、對抗能力嚴重不足的球員。

但在美國待了幾年后,他變成了“魔鬼筋肉人”。

撕掉“瘦弱”這個標簽,易建聯個人形象得到一次大的提升。

是自律讓他養成良好的飲食習慣,保持強健的體魄。

如今,在國際賽場上,能抗衡世界一流運動員的,也只有易建聯。

差距不僅僅來自職業運動員。體育產業是一座金字塔,只有全民體育構筑起牢固的塔基,才能源源不斷地培養出優秀的選手。

以中美兩國都很流行的闖關類節目作對比。

中國最流行的“XX向前沖”最大的賣點是衣著清涼的美女,相比之下,美國的同類節目堪稱是極限運動。

在巨石強森主辦的最新闖關節目《泰坦》里,人氣最高的選手之一克里斯魯登雖然是一名殘障人士,但身手之矯健,足以讓普通人汗顏。

生來只有兩根手指的他一出場,就敢這樣豪言“沒有我舉不起的重量,沒有我爬不上的墻,沒有我無法跨越的障礙”。

健力扭轉了他的命運。

7次比賽,6次冠軍,打破非官方記錄。

如今的他,愛上“不管什么情境我能成功“感覺,作為青年勵志演講家,他致力于向那些失去希望的孩子證明,希望是存在的。

同樣通過最嚴苛激烈體能運動節目,挑戰身體極限,解釋生命另一種可能的,還有這位身材最嬌小,年紀最大的單親媽媽選手。

她有兩個女兒,她為女兒而戰。

兩位肌肉女生,徒手拉著綁著鐵球的繩,制造狂暴氣旋,撞向直立的鐵柱子,誰在規定時間,最快將5顆柱子撞倒,誰獲勝。

她咬著牙,憋著勁,巧用力,轉動身體,一口氣連續撞倒4根,大幅度趕超對手。

柱子的每一次傾倒,都是一次勝利,一個新的開始。

巨石強森節目的選手覆蓋美國境內各行各業,這個最先進,最具有開創性舞臺,為無數人運動愛好者搭建了實現夢想的通道。

在這些地獄級別的闖關節目里,甚至不乏青少年的身影。

小小少年展現出來的速度和力量,足以秒殺一大波成年人。

這身手,這敏捷度,絕非一個“強”字了得。

相比之下,中國傳統武術界活躍的不是骨瘦如柴的道長、就是大腹便便的和尚。指望他們與訓練有素的職業運動員抗衡,實在是癡人說夢。

我們距離真正的高水平格斗有多遠

2015年4月12日,在一檔名為《昆侖決》的國內格斗賽事中,中國選手楊建平對陣日本選手孤山信,爭奪該賽事的“MMA輕量級洲際冠軍金腰帶”。

他的對手日本選手孤山信號稱“日本沖繩最強空手道”,“長期在海外訓練,熟悉空手道、拳擊、自由搏擊、柔道和巴西柔術等多種格斗項目,多次斬獲格斗賽事冠軍。”

在比賽中,孤山信本來占盡上風,已經使用“裸絞”技術控制住了楊建平,卻又突然松開手臂,使楊建平得以掙脫,展開反擊。

兩分鐘后,孤山信向裁判表示投降,楊建平獲勝,取得金腰帶及200萬元獎金。

這場揚我國威、痛揍日本拳王的好戲過程實在蹊蹺。

在外網上搜索孤山信的相關信息,只能找到一個沒有照片的網頁,頁面顯示他唯一的戰績就是輸給了楊建平,是一位歷史戰績0勝1負的“最強空手道”。

無獨有偶,去年10月份,一場“六國拳王爭霸賽”在河南登封舉行。據賽事主辦方事先宣傳,當天的重頭戲將在51歲的少林弟子釋延孜和來自坦桑尼亞、15戰14勝1負的30歲的“搏擊悍將”蓋博瑞之間進行。

在這場噱頭十足的比賽中,“搏擊悍將”蓋瑞博毫無進攻欲望,只是象征性地發動了幾次掃腿進攻,在挨了釋延孜一拳后,便直接癱軟在拳臺,用時43秒便舉手投降。

賽后有人證實,這位非洲拳王實為沈陽航空航天大學留學生,在中國打了六場比賽,戰績為1勝5負。在該場“金腰帶爭奪戰”中,他的出場費僅為6000元。

在這種競技水平的賽事中,當然不可能出現有實力的選手。

內地第一代散打運動員鄒國俊曾為多檔國內比武節目擔任顧問,但他坦承,由于中國選手的實力水平較弱,70%以上的國際一線拳手他都不敢引進。

中國沒有像樣的搏擊選手嗎?

有。在代表世界綜合格斗最高水平的UFC聯賽中,就有多位中國選手效力。

UFC聯賽使用標準的MMA(綜合格斗)規則,對拳擊、泰拳、柔道、摔跤……等各種各樣的格斗技術都保持開放的態度。在UFC聯賽的中國選手中,有人練散打出身,有人練自由式摔跤出身……但沒有一個是傳統武術門派培養出來的。

這些選手中,名聲最響亮的是綽號“吸血魔”的李景亮。相對于國內格斗明星一龍、楊建平一場比賽動輒上百萬的出場費,李景亮每場比賽的出場費僅為5萬美元——這已經是中國選手的最高水平。

李景亮在比賽中

被問及為何不參加收入更高的國內賽事,他的回答是:“UFC是最好的,我就要打最好的。最重要的是,UFC做的賽事很干凈,沒有丑聞。”

在競爭激烈的UFC次中量級中,李景亮的排名位于50名上下,屬于聯賽中游水平。這個成績不算十分出色,但相比起中國綜合格斗的先行者張鐵泉、居馬別克等人,已經有了很大的進步。

此外,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中國女選手張偉麗,她目前的排名為世界第五,如果能在今年8與31日對陣安德拉德的比賽中取勝,她將成為中國第一個UFC世界冠軍。

承認差距、持續進步,才是處于后發地位的中國搏擊應該采取的態度,而不是像被暴打的掌門們一樣,全身上下,只有嘴硬。

從訓練水平、職業態度的差距來看,中國武術掌門挨打再正常不過了。如果不能正視差距,他們不僅過去曾經挨打、現在正在挨打,將來仍將繼續挨打。

老舍曾經寫過一部小說《斷魂***》,其中的主人公沙子龍以“五虎斷魂***”威震江湖,卻在晚年放棄武藝,做回一個開客棧的普通人。因為他清楚地明白:在洋***洋炮的年代里,自己的武藝傳下去只會誤人子弟,“東方的大夢沒法子不醒了”。

棍棒不敵***炮,套路不敵肌肉,這道理再簡單不過,但許多年后,中國的掌門們還是不肯醒——有的是在做夢,有的是在裝睡。

讓掌門們挨幾頓揍對中國搏擊事業來講未必是壞事,既然不愿意醒,就打醒好了。不斷慘敗同時又不斷自欺欺人的中國傳統武術,是沒有出路的。

在西方觀眾欣賞世界級格斗賽事的時候,中文互聯網上最矚目的比賽是打王八拳的掌門被退役業余選手暴打,這樣的局面是時候改變了。

如果能推動中國搏擊事業的發展、強化全民體育意識,大師們的打也算沒有白挨。

免責聲明:本文來自騰訊新聞客戶端自媒體,不代表府谷在線的觀點和立場。
  
二維碼

下載APP 隨時隨地回帖

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QQ登陸 微信登陸 新浪微博登陸
加入簽名
Ctrl + Enter 快速發布
激情球迷救援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