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從內斗到反思!日本人贏了與垃圾的戰爭

  • 親人
樓主回復
  • 閱讀:4229
  • 回復:0
  • 發表于:2019/7/3 11:16:56
  1. 樓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該作者
馬上注冊,結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讓你輕松玩轉府谷社區。

立即注冊。已有帳號? 登錄或使用QQ登錄微信登錄新浪微博登錄

1)1967年東京市市長稱:“我想成為東京的一名清潔工。”

2)垃圾像人的屎一樣,令人生厭且存在潛在危險,但又無法擺脫。

3)每天都有5000多輛垃圾車駛入江東區,導致江東區交通擁堵、垃圾外溢、惡臭撲鼻。在有風的日子里,在東京經常可以看到蒼蠅與垃圾在空中一起起舞的場景。

4)許多日本人認為經濟擴張、大規模生產產品和大規模消費是導致垃圾大量出現的最主要原因。所以消費和經濟擴張成了被人們指責的對象。

5)垃圾圍城,1971 年東京23區的日均垃圾生產量約14萬噸,比起七年前增長了76.78%。

去過日本的人都會被日本優美整潔的城市環境震撼,其實日本人愛干凈并不是與生俱來的。日本曾經也是臟亂差,1970年,日本教育學家高橋敷教授就撰寫了《丑陋的日本人》一書,歷數日本人“亂丟垃圾、隨地小便、從不排隊和'在動物園亂喂長頸鹿'”等不文明行為。

(圖:1967年,日本大阪被垃圾塞滿的河流。)

日本現在整潔的城市始于一個人,他就是美濃部亮吉(Minobe Ryōkichi)。美濃部亮吉是日本著名的經濟學者和政治家。他于1967年至1979年任日本東京都知事(相當于東京市長)。

(日本如今整潔如新的街道。)

1971年9月,當美濃部亮吉提出要想垃圾宣戰的時候,日本公眾的目光才被轉移到日本當時隨處可見的垃圾。在日本經濟迅速擴張和消費規模快速增長的情況下,日本的垃圾也迅速擴散,尤其是東京。美濃部亮吉當時應對垃圾擴張的辦法就是想垃圾“宣戰”,他鼓勵建造垃圾焚燒爐和垃圾填埋場。這也引發了人們的關于經濟快速發展和大規模消費帶來的環境成本的討論。

正是這場大討論改變了戰后日本對垃圾和廢品的認知。再加上1973年爆發的石油危機,徹底改變了日本人對垃圾價值的認識。社會大規模生產和大規模消費也會帶來大規模的垃圾。這也促使日本環保理念的形成。浪費物品、資源和能源等問題也會威脅日本的安全和日本中產階層的壽命。

在20世紀70年代早期,垃圾還不是需要城市基礎設施發展關注的問題,而是許多中產階級生活愿望的象征:一次性用品帶來的便利、能源消耗帶來的舒適感,購買電器,保護自然資源等。在隨后的幾年中,人們生活產生的垃圾已經成為不容忽視的問題,正如今天被塑料污染的世界海洋。但是,戰后幾十年在日本對垃圾的觀點發生了變化,這一點能夠在現如今的日本社會文化上反應出來。正是后來對垃圾的寬泛理解,讓日本抓住了關于廢品的核心問題。廢品不一定是垃圾甚至和垃圾沒有太大關系。

因為資源稀缺。日本總上個世紀40年代中期就開始思考什么是垃圾,什么又是浪費這樣的問題。

如今可以根據垃圾的基本屬性和特點對其進行分類,然后再利用。確定一樣東西是不是垃圾其實就是在做價值判斷。不管是食品、還是能源,對人們有利的被任認為有價值,無利的可能就會被當作垃圾扔掉。

垃圾圍城 東京爆發“垃圾內戰”

上個世紀60年代末和70年代初,東京是日本最發達的城市,也是日本垃圾最嚴峻的城市之一。由于經濟快速發展,人們消費能力提升,環保意識尚未覺醒,人口大量涌入的東京被紙片、塑料、玻璃瓶、食品廢棄物團團包圍。

東京的垃圾總量也就是從1955年(昭和30年)開始激增的。1956 年,都政府通過了《清掃工場建設十年計劃》,能夠焚燒的垃圾,就集中焚燒,不能燒的就被拉去填海。但是這個計劃遭遇了人們的***。

1971 年東京 23 區的日均垃圾生產量約 14 萬噸,比起七年前增長了 76.78%。而且,增加的多數是不可燃垃圾,城市垃圾中只有大約三成可以通過焚燒處理。

1967年4月贏得東京市都知事***后美濃部亮吉在表演講時宣布“我想成為一名東京的清潔工。”這句話從字面上和比喻上講,他都為日本即將到來的垃圾戰爭奠定了基礎。美濃部亮吉清晰地闡述了,他將致力于解決‘經濟告訴增長帶來的病態部分’,努力提高生活在大都市中人們的生活質量。在競選過程中,他還承諾諾,講盡力糾正對社會弱者出現的不公平現象。

就具體事項的優先等級方面,美濃部亮吉把衛生和環境污染放在了最靠前的位置上。為了證明他所言非虛,他讓自己的首席經濟規劃師Shibata Tokue來負責衛生事務。Shibata事日本東京大學的教授,寫過《日本的衛生問題》(Nihonnoseisōmondai)之類的書,這本書出版時間很早,而且清楚地講述了經濟發展變化、社會轉型和垃圾產生之間的關系。

美濃部亮吉(Minobe Ryōkichi)

美濃部亮吉希望做的是在整個大都市建造焚燒爐,每個區域都會對自己的垃圾負更直接的責任。從實踐層面來講,垃圾戰是一場運動,最關鍵的事要說服每個居民在確保他們生活水平和生活質量的情況下,讓他們同意在自家后院建垃圾焚燒爐。因此,1971年9月的垃圾戰爭宣言是對東京居民的呼吁:必須解決嚴峻的垃圾問題保障居民的生活質量,而這場戰斗中最有效的武器將是現代化的焚燒爐。垃圾戰爭是關于如何更公平合理地分配現代文明不良副產品的責任。

從許多方面講,美濃部亮吉向垃圾發起的進攻都是試圖徹底改造廢物。垃圾被看作現代文明社會副產品,一定要用先進的技術進行處理,所以焚燒爐就能夠出現在大城市的中心地帶,作為馴服垃圾能力的象征和標志。美濃部亮吉認為與垃圾的戰爭是持久戰。

垃圾像人的屎一樣,令人生厭且存在潛在危險,但又無法擺脫。所以垃圾應該處于城市的邊緣或者被仍在后院。

在1971年入秋之前,人們還在認為,城市居民會找各種利用***新的焚化爐的建設。比如建焚化爐影響化境和健康,還存在不安全因素,而且還會耗費大筆資金。一個主要的案例是杉并區(Suginami,是一個日本東京特別行政區。)拒絕在其土地上安置焚化爐,該區長期***在他們的區域建設焚化爐。在1966年11月,他們接到東京市政府的通知,重新選擇新的地點建設垃圾焚化爐,并且需要該區需要提供土地。受到這一消息影響,杉并區居民組織了一場抵抗運動,該運動在1971年秋季仍然持反對態度。

(杉并區居民抗議東京市政府的垃圾處理場建設計劃的情形。)

在杉并區***在其轄區內建設垃圾焚化爐的時候,江東區(Kōtō,日本東京特別行政區之一,位于東京都東部)已經與肆***的垃圾纏斗了好多年。東京近三分之二的垃圾地都位于江東區。

垃圾車從東京各處收集垃圾,然后匯聚在江東區擁擠的街道上。每天都有5000多輛垃圾車駛入江東區,導致江東區交通擁堵、垃圾外溢、惡臭撲鼻。在有風的日子里,在東京經常可以看到蒼蠅與垃圾在空中一起起舞的場景。長期以來對于處理日本首都的垃圾總是收效甚微,讓人沮喪。1971年8月,東京政府要求延長第15號垃圾填埋場的使用時間。江東區的居民心理徹底失衡了!

(圖:1965 年夏天,江東區南砂汀小學的學生們,在課后紛紛掏出蒼蠅拍打蒼蠅的情景。)

9月27日,在美濃部亮吉宣布向垃圾宣戰的前一天,江東區向東京市政府提出了東京垃圾處理廠分布不合理,對垃圾處理責任分配不均勻等問題。

江東區的居民沒有承擔杉并區垃圾的責任。在江東區民眾看來,杉并區繼續拒絕建造垃圾焚化爐表明它對當前的形勢漠不關心,而且還表明它不愿意為自己產生的垃圾負責。

在1971年12月,杉并區和江東區之間的矛盾爆發了。江東區決定禁止杉并區的垃圾車進入位于江東區第15號垃圾掩埋場。從1971年從12月22日清晨開始,所有抵達江東區的垃圾卡車都檢查,凡是來自杉并區的垃圾卡車都被拒之門外。

(圖:“杉并垃圾滾回去!”)

正如當時一塊牌子上寫的“杉并區的垃圾都滾回去”。江東區和杉并區的居民就這樣攤牌了,走向了對立。

江東區和杉并區居民間的對立充分讓垃圾肆***的問題完全進入了所有人的視野,垃圾問題成了當時人們不得不直面解決的一個嚴峻的問題。1973年5月末,江東區再次拒絕來自杉并區的垃圾車進入第15號垃圾掩埋長。人們打開報紙、打開電視都能看到相關的新聞。至少有好幾天時間,杉并區沒有再收垃圾,最后杉并區的街道路邊都是肆***的垃圾。

(圖:杉并區的街道邊滿是垃圾的場景)

最后美濃部亮吉被迫出面干預此事,美濃部亮吉游說江東區先撤掉路障,重新與杉并區談判,并迫使杉并區同意在自己轄區內建立垃圾焚燒爐。

關于垃圾焚燒爐建設引發的沖突,揭示了當時東京垃圾量的龐大和增長之快,以及許多東京人不希望在日常生活中看到或處理垃圾的愿望。美濃部亮吉希望人們能夠關注垃圾問題,經過這件事,他成功了。但是他的城市基礎設施發展的目標突然被出現的垃圾問題阻擋了。

不管怎么看,垃圾都是骯脹的,應該與之保持較遠的距離。杉并區人們對垃圾焚燒爐的***反映出美濃部亮吉的衛生計劃并不能得到所有人的認可和支持。1973年NHK播放了一部紀錄片,突出展示了垃圾的可見性和不可見性。紀錄片中,有些人就是對垃圾視而不見。紀錄片還提到要在新宿區中心建造一個衛生設施,政府代表還向居民保證新宿的形象不會受損,并且還稱,該衛生設施能夠降低污染,將成為新城鎮規劃的典范。

在江東區街頭的采訪中,許多受訪者表示,將新宿的所有垃圾放在江東區處理是不公平的,新宿和杉并區一樣,都有責任處理自己的垃圾,如果被江東區***,兩年后新宿和杉并區就會變成垃圾場。

公民環保意識覺醒

在對垃圾宣戰的初期,美濃部亮吉最終取得了勝利,贏得了東京居民的認可。人們同意,在東京更多的地區建造垃圾處理設施。1974年11月,杉并區所有黨派的人都同意在高野地區建立一個垃圾焚燒廠。該工廠采用尖端技術來控制任何可能的污染;為垃圾車建造地下隧道;并且卡車本身將被重新設計以盡可能多地裝垃圾,并防止垃圾散發氣味。垃圾焚燒爐還為該地區提供了便利設施:產生的熱量可以為附近的游泳池和老年人家庭提供溫水,并且還將建造新的社區空間和設施,如大型廣場和圖書館。經過數百次開會商討,和與各方的多次談判,并做了相關法律建設,該工廠終于于1982年上線使用。

美濃部亮吉極其盟友成功地把東京拖入現代垃圾焚燒爐時代。但是在新宿區設立衛生設施的計劃并未通過。但是在接下來的20多年里,東京又建造了十多個垃圾焚燒爐。

有其他跡象表明,當時人們對在社區內建立衛生處理廠的想法仍有抵觸情緒抵抗。東京市民辦公室對垃圾問題進行了多次民意調查,其中包括有關焚化爐觀點。這表明垃圾焚燒爐對垃圾戰有多重要。1971年11月,當居民被問及如果必須在你家附近建造衛生處理廠時他們會如何反應?在1,080名受訪者中,近四分之一(24.3%)的人表示會絕對反對。大約四分之三(75.1%)的人表示,無論有無條件,他們都可以認為這是可以接受的。

兩年后,即1973年12月初問同樣的問題時,973名調查對象,表示同意的人占比基本保持不變(75.6%),但在這些人中,更多人是無條件同意的。反對人的占比顯著下降,從此前的24.3%,下降至8.1%。這種下降趨勢在其它問題的答案上也得到了相應的印證。例如,更多的人認為每個區都應該處理自己的垃圾。

東京衛生局關于處理垃圾和垃圾產業的構想,也得到了更多人的認可。在1971年,東京衛生局開始意識到其工作不僅僅是為了美化城市而處理污物,更多的應該是建立一個保護環境的綜合系統。該局開始對外宣傳的詞匯不再事污穢,而是浪費。它認為環境無法承受過度的垃圾。擴大的經濟活動規模產生的大量垃圾以及在不該倒地方傾倒垃圾都會破壞環境。因此,該局認為其責任不僅僅是衛生,更多的是恢復垃圾與環境之間失去的平衡。

東京衛生局更是把環境保護與人們的生活質量直接關聯到一起。

反思經濟發展與環保

人們開始思考大量垃圾的源頭。許多日本人認為經濟擴張、大規模生產產品和大規模消費是導致垃圾大量出現的最主要原因。所以消費和經濟擴張成了被人們指責的對象。對于GNP(Gross National Product,國民生產總值),當時的日本人給出了另一個解法:垃圾生產總值(Garbage National Product,縮寫也是 GNP)。

人們認為垃圾不僅是經濟增長的結果,也是國民生產總值(GNP)無法有效捕捉和衡量經濟進步的證據。在20世紀70年代早期,人們對國民生產總值的增長進行了強烈的批評,因為它不能反應環境退化和社會問題的嚴重惡化和加劇,甚至曲解了人們對高質量生活的理解。

1970年,《朝日新聞》發表了長篇系列文章《打倒國民生產總值!》(Kutabare GNP!),研究日本作為后發資本主義國家的一百年歷史,以及戰后日本經濟的“扭曲”增長,為了日本人民可以享受的富裕生活,日本經濟增速的穩定,忽視了環境問題。它的首次分期表達了對單獨依靠國民生產總值衡量增長是否合理的疑問,特別是當涉及對人民福利的更廣泛關注時,并提出了疑問,是否有更好的衡量社會富裕程度的方法和指標。

在美濃部亮吉宣布垃圾戰爭之后,東京政府在辦公大樓內展覽了對經濟增長煽動的大規模消費的尖銳批評。垃圾產生的的根本原因是“造成浪費的大眾消費經濟嗎?”人們被鼓勵去面對大眾消費的意義,并思考人們生活中真正重要和有價值的東西,現代文明應該是什么樣?

這些問題隱含著大眾消費不應該這樣的信念來定義現代生活和現代文明,它所取得的經濟成就并非人人所希望的。衛生專家和首席經濟規劃師Shibata Tokue認為,高消費和高經濟增長帶來高度幸福的樂觀邏輯正在被推翻。因此,他說,有必要重新考慮現代經濟學和文化觀念。

環境衛生專業人員努力向公眾傳播他們對垃圾認知概念,使人們相信他們的垃圾可以而且應該以環保的方式進行管理,他們扔掉的東西應該被視為現代生活的反映。作為垃圾戰爭的一部分,東京環衛局竭盡全力將對焚燒爐的理解傳播為安全,清潔和現代化的垃圾處理方式。

1972年,該局進行了173次此類宣傳,共有7,635人參加。東京環衛局的外展戰略還包括與鄰里協會(其在1973年進行了1,300次),小組討論,座談會和“暑期學校”的會議,或關于垃圾問題的教學活動。

1974年,為響應當年特別激進的垃圾宣傳活動,44,392名東京人到工廠參觀或參加研討會;

1976年,有6萬人觀看了垃圾焚化爐,11000個垃圾填埋場。

東京環衛局還對下一代居民進行了一些有針對性的教育,并通過他們向他們的父母進行了宣傳。組織了焚化爐的特別親子之旅。該局贊助了一年一度的兒童繪畫與垃圾相關主題的比賽和展覽,并收到了來自大都市的小學生的數千份參賽作品。

很難估計東京環衛局的計劃和自己的垃圾思想在多大程度上影響了東京居民的觀點和行為,但垃圾戰爭確實引起了人們關注垃圾問題,即使結果是他們的知識和行動好壞參半。在美濃部亮吉宣戰后不到兩個月,在對1,080名東京人的調查中,近四分之三的受訪者(73.6%)稱他們了解“垃圾戰爭”一詞。

不僅如此,他們認為生產垃圾近年來一直在增加,符合東京市政府對垃圾擴散的宣傳。當被問及他們如何將東京的垃圾量與三四年前的垃圾量進行比較時,95%的人認為它在一定程度上有所增加。69.1%的人表示他們的家庭扔掉的垃圾數量在同一時期有所增加。62.3%的受訪者者稱,東京街道將在幾年后成為“垃圾之山”。

但是由于東京長期采取焚燒的方式處理垃圾,許多人對垃圾處理系統不夠了解。根據規定,如果居民想扔大件垃圾,必須在指定日期的前三天聯系衛生系統的人員上門取件。但是只有58%的受訪者知道這一點。另外還有19%的家庭主婦認為她們的垃圾都是在一個垃圾場被處理掉的。

完備的垃圾處理體系

到了今天日本形成了一套完善的垃圾教育和處理管理體系。上大學時,在日本生活了近10年的日語老師曾說,在日本扔垃圾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首先,日本的垃圾分類非常細,除了一般的生活垃圾分為可燃和不可燃垃圾外,資源性垃圾還具體分為干凈的塑料、紙張、舊報紙雜志、舊衣服、塑料飲料瓶、聽裝飲料瓶、玻璃飲料瓶等等。

(日本的垃圾回收處,有12個桶。)

除此之外,更換電視、冰箱和洗衣機還必須和專門的電器店或者收購商聯系,并要支付一定的處理費用。大件的垃圾一年只能扔4件,超過的話,要付錢。

其次,扔垃圾有具體的時間規定:什么時間,扔什么垃圾,不能錯。所以,在日本,每戶家庭的墻上都貼有兩張時刻表,一張是電車時刻表,另一張就是垃圾回收時間表。每周7天,回收垃圾的種類每天各不相同。居民需要在垃圾清運當天早晨8點前,把垃圾堆放到指定地,不能錯過時間,否則就要等下周。

因為扔垃圾是件繁雜的事,所以在教人們區分垃圾方面,日本各方面都做了很大的努力。比如,有的行政區年底還會給居民送上來年的“年歷”,在“年歷”的下方注有說明:每一種顏色代表哪一天可以扔何種垃圾。“年歷”上還配有各種垃圾的漫畫,幫人們加以區別。

有些超市售出的每一樣產品的外包裝上都會注明此類包裝屬于什么樣的可回收資源。

日本城市由臟亂差,變成當今世界城市的發展典范,離不開與垃圾的持久斗爭,而我們才剛剛開始。

來源:騰訊新聞 財看見
  
二維碼

下載APP 隨時隨地回帖

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QQ登陸 微信登陸 新浪微博登陸
加入簽名
Ctrl + Enter 快速發布
激情球迷救援彩金